正德缘媒 - 衢州传奇 - 衢州企运网络
  • 乐动体育 英超合作伙伴动态
  • 帮助中心
  • 问题解答
  • 软件下载
  • 互联网
  • 衢州专栏
  • 正德缘媒

    时间:2012-05-14 12:07:27来源网络人气:()

    正德皇帝游西山半路遇雨,向一山棚老妈妈求食借歇。老妈妈用“八角黄金茶”和“珍珠玛瑙饭”招待他,并把仅有的一只老鸡娘杀了给他配饭。

    正德正吃得津津有味;忽听屋外“哗塌”一声柴担从肩上落地的声响;猜得是老妈妈的獭头倪回来了。

    果然,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后生,头上戴顶凉笠,打着赤脚从门外钻了进来。大概他闻到了鸡香,一边吸着鼻头,一边问道:“娘,今日烧啥吃,烧得这样香喷喷?”

    老妈妈回答说:“傻孩子,你出外多年的娘舅今天路过江山,特地来看望俺娘儿俩。俺家没东西招待,我只好把老鸡娘杀掉给娘舅吃了!” 

    “娘,照理说娘舅难得来,杀只鸡是应该的。可是把我‘老婆鸡’杀掉,我的大事还办得成啊?”说着不禁掉下泪来。

    正德见癞头掉泪,便说道:“外甥不要伤心,娘舅不会白吃你的鸡!只是你刚才讲的‘老婆鸡’是怎样个来由,倒要说给娘舅我听听看!”

    癞头答道:“勿怕您娘舅见笑,外甥我是穷汉穷打算。这只老鸡娘是我柴卖掉换回鸡蛋搭在人家窝里孵的,打算让它生了蛋孵鸡猊,鸡倪卖掉买鹅猊;鹅猊养大生蛋又孵鹅猊,鹅猊卖掉买猪猊;猪猊养大宰了卖牛猊;牛猊养大卖掉给我娶老婆。这样‘变本加利’这鸡娘不就是我的‘老婆鸡’吗?”

    正德听了哈哈大笑:“外甥打的真是如意算盘!不过,你的‘老婆鸡’吃都让我吃掉了,就譬如你当初换来的鸡蛋孵出来的是汉鸡猊,那也勿好孵鸡抱鹅的。只是外甥今后作何打算呢?”

    癞头答说:“吃掉算了,反正娘舅来了难得的,鸡可以重新养过!”

    正德见癞头这般爽快,就又问道:“不知附近有没有外甥看中的娜妮?你告诉我,娘舅替你说媒去。老婆本嘛,娘舅我替你出!”

    老妈妈一听心里高兴,嘴里却说:“哎呀,这怎么使得?江山人说:‘癞头死忖’他是忖老婆忖病神了,一只鸡娘还可作老婆本啦?害娘舅吃得心不安!”

    癞头不理妈妈罗嗦,只顾自己说:“要说看中的娜妮倒有,只是象天上的月亮,瞅得着捞勿着!”

    正德道:“既有娜妮,就说与我听听看,让我将功补过为你说媒去!”

    獭头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忙一五一十地告诉正德:“附近有个叫曹家坞的地方,住着一个曹丞相。曹丞相有个小娜妮顶有相。若能娶得来,我就心满意足啦!”
    正德道:“噢,曹丞相啊,他是我的老相识。你若是真想曹小姐,我就给你保媒。有我保媒,曹丞相一定会答应。”

    当晚,正德就在癞头家住下了。癞头不要说有多高兴了,娘舅长娘舅短喊个勿歇。

    第二天,天晴了,正德准备上路;他叫过瘫头:“外甥,来,我给你写几个字作标记。三日后,你去曹丞相家,叫他大开中门;大堂摆酒,认你做囡婿!”说着拉过癞头左手,用他惯常用的朱砂笔写了“正德缘媒”四个字,并嘱咐:“你去了,要右手敲门;左手举起;问你谁人为媒,就说你亲娘舅;问人在哪里,就说已去三日了。别的不要和他多讲,记牢了吗?”

    “记牢了!”癞头高兴得真想跳起来。

    正德皇帝再三叮嘱癞头,要待他走后三日,才好去曹家坞提亲。可是,癞头正小后生,茅草脾气,哪里有这份耐性?他嘴上答应,心里却想,三日后,我手板心的字泯都泯掉了,还提什么亲?他等勿住啦! 

    癞头一口气跑到曹丞相大门前,举起右手就在大门上擂起来。看门官走过来横眉立目地骂道:“好大胆的瘌痢毛,撞丧一样,不想活了?”一个大巴掌正想戽过去,突然看清了癞头举着的左手掌上有朱砂写的“正德缘媒”四字。惊得就好象挨了定身法,巴掌停在半空,傻眼盯着癞头的手板心。半晌,才还过阳来,连忙屙急尿流地滚进去通报了。

    曹丞相一听;有这等事?半信半疑,一边吩咐准备开门,—边自己出来看个真假。

    当他认准了癞头手板心的朱砂字确是当今皇上的苏体字,  连忙喝令大开中门,中堂迎客。

    曹丞相皮笑肉不笑地问癞头道:“你手板心这字倒写得蛮好咯!哪个把你写的?”

    “我咯亲娘舅!”

    “哦┉┉”曹丞相捻着老鼠胡须,骨碌着老鼠乌珠:“你舅舅几大光景?几人跟班?”  

    “四十岁光景,单身一人!”

    “哎呀,你咯娘舅是我老熟悉!他走了没有哇?”

    “恰好走┉┉”癞头话一出口,猛记起娘舅告禀的话,但已迟了。

    “嘿嘿!”曹丞相一声冷笑,突然间大喝一声,“与我绑了!”

    两边涌上如狼似虎的家将,把癞头扎得象端午粽。

    癞头大喊:“冤枉!我来提亲,肯勿肯你讲一声,为啥把我缚起来?”      

    曹丞相冷冷地说:“提亲?你真是癞头死忖!我女儿千金一枝花,插在你这癞头牛屙上?哼,你知道你娘舅是哪个?他就是当今皇帝朱厚照!我正想反上京都杀掉这个昏君,不想他倒找上门来了。朱厚照呀朱厚照,这次叫你来得了去不了!”
    喝令手下将癞头扔到后花园一口枯井里;随后,调集一百多人马向正德走的方向追来。

    正德正走之间,忽听背脊后喊杀连天,回头一看,只见尘土飞扬,大队人马追在他屁股后头了。正德暗叫:“不好!”慌忙钻进一座小山的树丛中躲起采。

    曹丞相原来在马上老早就看见正德了,为的是要捉活的,好逼他把皇帝江山让给他,所以不准家将放箭。追着追着,咦,人到哪里去了?曹丞相想,正德肯定躲起来了。就喝令家兵家将封山搜索,自己骑在马上大喊道:“朱厚照!你逃不了啦!若要活命,乖乖地出来把皇帝玉印交给我!”

    正德就躲在近边,老贼的话听得明明白白。心里急得好象烧滚了的粥,别别卜卜地跳。口里暗暗地叫道:“老天爷保佑!该当我朱厚照有江山好坐,请老天爷救救性命!” 

    这边曹家兵将正在搜山,忽然一阵狂风从林中吹出。曹家兵将突然感到脸上挨了锥子刺一样火辣辣地痛。手一摸,红肿起一个包。仔细一看,一群长脚蜂正随风飞舞,见到人就蛰,碰着马就叮。不一会,曹家兵将就个个被蜇得好象生了猪头疯。目睛都瞅勿着了,还搜他娘的山!曹丞相只好赶快退兵躲避。

    追兵退尽,风也停了。正德从树丛草窝中探出头来,一看满地都是樟树叶,才知道刚才是樟树神把樟树叶化作长脚蜂助他一臂之力,使他躲过了一个难关。就对樟树说:“你救驾有功,归京后我封你为树王!”后来,正德躲过的山,人们就叫它“皇避山”。

    再说曹丞相领着被长脚蜂蜇得肿鼻子肿目睛的家兵家将逃回到曹家坞,想想心勿死,眼看就要到手的大明江山,被一阵长脚蜂断送了。俗话说:“心勿煞,家勿发!”曹丞相传令,重新调一队家兵家将,骑上快马继续追!正德刚躲过难关,正放心地向衢州方向走去,他要去衢州府调兵。哪想到背脊后喊杀声又起,转过头一瞅,老贼骑着马又追来啦!正德慌不择路,连忙岔进一条小道,拼命往前逃。逃着逃着,突然间路没有了,抬头一看,一个大潭拦在面前,正德急得鸡窜糠粒盆——团团转;转了一圈,路也没有一条。船亦无有一只。后面追兵渐近,前面没有出路,正德急得跪在大潭边哭诉起来:“老天爷,你既会化樟叶为蜂助我度过难关,现时我朱厚照又大难临头,老天爷保佑,就再助我一次吧!”话刚落音,只见从潭底慢慢浮起一块大石头,就象一只渡船向正德慢慢漂来。正德不管三七甘一,立时就跳到石头上,石头就好象有人在底下托着一样,向对岸漂浮而去。

    曹丞相领着人马追到潭边,人都呆掉了,眼睁睁看着已上钩的鱼儿又一次脱钩逃掉了。要渡过潭去又没船只,没办法,只好象打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把家兵家将拖回曹家坞了。

    自此以后,这个潭,人们就称为“浮石潭”。直到现在,人们还这样叫。

     

    上一篇:椿树错封 

    下一篇:白素贞外传 

     
    Copyright (c) 2012   乐动体育 英超合作伙伴网络   地址:衢州市世纪大道新青年大厦413室   浙ICP备11016129号